Love受伤:骑士被迫改变,检验冠军成色

发布于 2020-06-07   396人围观


Love受伤:骑士被迫改变,检验冠军成色

关于爱神的伤势,初期的诊断是脱臼。他的胳膊不再像原来一样嵌在肩臼上,而更像是笨拙的安装上去的。这其实就是爱神这赛季的一个缩影。毕竟,他在骑士的第一个赛季可以用脱节来形容:和队友脱节,和原来熟悉的角色脱节,和公众与骑士对他的期待脱节。

无论本赛季爱神遭受了多少批评,都肯定不是源于骑士队的内部。球队官员并没有觉得Love让人失望,因为他交出了38场两双的数据——只比九个球员要少,这九个人中的六个进了全明星,而Love成了全明星遗珠;也因为Love在场时骑士队每100分净胜7.4分,和Irving一样。

球队主要的担心并不是Love表现的如何,而是Love自己的感觉,尤其是当外界一直以‘他没有原来打得好’来挤兑Love的时候。

并且球队知道,比一切的一切都重要的是:Love能够保持健康和自信,用饱满的状态迎接季后赛中和公牛队不可避免的恶战。

因此,在骑士队惨痛的横扫了塞尔提克之后,在等待公牛结果公鹿的时候,这几个小时,这几天,骑士的心会一直悬着。

赛季中期交易来的JR Smith越来越成熟,就像骑士队经理David Griffin预测的那样突然从二院进化为正常人。但在这个晚上,JR击打Crowder的行为可能会让联盟对他判处几场禁赛。(现在结果已经出来,禁赛2场)

虽然JR在对阵波士顿的系列赛中三分球30投8中之前表现稳定,但是其实他的角色是可以被替代的,也许是Shumpert,也许是Jones,甚至也许是被Blatt打入冷宫的麦克米勒。

但是Love的技术特点就很特别了,他的特点与公牛队喜欢的套路针锋相对,因此Love显得尤为重要。这就是为什幺Olynyk的“业余动作”(Love的原话)在克里夫兰如此的不受欢迎。

公牛队在长人如林的NBA里有四个大个子,他们中的两个人(Noah,Gibson)在保持健康时都是极其积极的防守者。余下的两个大个子,Gasol,Mirotic,虽然防守上与之前两位相去甚远,但是Gasol7尺,Mirotic6尺10,凭藉身高,他们还是能够在篮筐附近有效的干扰投篮。

Love受伤:骑士被迫改变,检验冠军成色

作为空间型4号位,Love能为骑士队提供对付公牛内线群的解药——你内线厉害,可是我站在三分线附近啊。

他甚至都不需要保证很高的命中率。

看看骑士队三次击败公牛的比赛吧,就算Love仅仅42投12中,命中率28.6%,其中三分17中5,当Love在场时骑士还是能三场分别净胜7分、5分、2分。

再看一下骑士唯一输给公牛的那场比赛,那场Love缺阵。顶替Love出场的Thompson,5投全中,中锋Mozgov 6中5;可是骑士还是输了比赛,113比98。当然,当时的失利也有其他的因素,也许是全明星赛前的倦怠,也许是前全明星Rose在Butler休息的时候扛起了公牛的进攻,在Irving身边为所欲为。

如果Thompson先发,那骑士就会缺少进攻空间,而且Thompson正负值-18,仅次于James,是全队第二差的。而对于James来说,当球队只有一个或者更少的投手在场时,有时会显得不知所措。某种程度上讲,当Jones出任大前锋和James一起时,骑士队甚至会更有竞争力,即使Jones的外线3分仅仅是8中2.

所以如果Love不能参加接下来和公牛队的比赛,骑士总教练Blatt必须做出调整,不仅仅是战术层面。

Blatt在NBA的第一个执教赛季,就已经经历风雨。举例来说,就在全世界都在大声的指责Blatt狠草主力的时候,他就机智的让James休息,而James本赛季的出场时间也是职业生涯最低的36.1分钟。当他的队员反对普林斯顿体系的时候,Blatt也及时更换了套路。虽然有些人会把固执看做优点,看做强势带队的信号,但是其实教练的灵活也能够带来和谐的团队。

但是Blatt有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在上半个赛季中体现的尤为明显:相比于自己的对手,他更喜欢给自己找藉口。他经常提到Varejao(嗯,Varejao是个不错的队友,但是这个赛季他上场时球队的净胜值是负数)的赛季报销和事实上可有可无的替补控卫Dellavedova几周的缺席。

本赛季NBA伤兵满营,从雷霆到溜马,从热火到活塞,再到拓荒者和公牛,这些球队都比其实遭受了更严重的伤病问题,但是他们都声明“没有藉口”,“我们的队员足够赢球”抑或是“一个队员倒下去,一群替补站起来”。Blatt依旧我行我素。

其他队教练那幺讲,不仅仅是为了做秀。

Love受伤:骑士被迫改变,检验冠军成色

当Popovich被问及为何他一直忽视球员受伤的问题时,这位马刺队总教练如是说:“把球员的缺席当做藉口,当做输球的理由其实蛮蠢的。你应该希望人们关注于谁还可以上场,谁还能完成他的使命。所以这和受伤没关係。你是在用可以上场的球员打球。球队越理解这一点,就会打的越认真,越能做好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没有时间顾影自怜。你永远都不希望伤病出现的,但是当它来了,这是教练唯一的选择。”

随着骑士队越来越团结,Blatt教练用伤病作为理由的时候也越来越少。随着战绩攀升,越来越少的记者质疑Blatt的能力,他也越来越少的发表防卫性言论。

如果Love、JR或将缺阵,‘不找理由,坚持到底’也是Blatt教练现在要选择的基调。这也是James在热火期间,Spoelstra和Riley一直坚持的方式,James遵循了这种方式,并最终接受了这种方式。

所以,当James在本週日被问及Love问题时,他的回答并不让人吃惊:“你只能控制你能控制的。这就是我们能做的一切。我们有一小段时间在一起变得更好,然后就换了另外一个人。我们是一个团队,很明显他们是这个团队中非常重要的两个人,但是他们倒下了,就要换人顶上。没有理由,没有藉口。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準备,迎接比赛,打好每一场球。”

Blatt需要让球员对于一切意外事件都有所準备。当他刚刚纔适应的时候,可能又要重新来过了,就像Spoelstra2012年做的的那样。

Love重现了博士当年的梦魇。他们都从球队第一人沦为了第三选择,成为球队的背锅侠;又都是在季后赛中受伤。2012年季后赛第二轮对阵溜马的第一场比赛中,博士腹部肌肉撕裂,他也缺席了第二轮剩下的五场以及对塞尔提克的前四场比赛。跌跌撞撞的,Spoelstra终于还是找到了赢球的组合。

在博士缺阵的第一场比赛中,Spoelstra安排Ronny Turiaf和Haslem先发,热火仅仅斩获75分。下一场比赛中,Pittman和Battier先发,嗯,热火还是仅得75分。

从Battier到Turiaf,热火经历了一个过渡。然后就有了NBA历史上最伟大的三场二人秀之一:James和Wade场均合砍65.7分,怒摘18.7篮板,斩获11.7次助攻,终结溜马。

Love受伤:骑士被迫改变,检验冠军成色

在Love缺阵期间,James可能会更多的在低位出现。

接下来,对阵塞尔提克的第四场比赛中,Spoelstra用Joel Anthony顶替Turiaf,在博士慢慢的从板凳席迴归的时候,第五场到第七场都是Haslem和Anthony撑起了迈阿密的内线。经历了一切的挣扎,尝试和错误之后,Spoelstra终于摸索出了热火的“小球”套路,在接下来与俄城的总决赛中,博士和Battier在第二场联袂先发。

这是不可预见的,某种程度上说甚至是不自然的进化。

但是这种进化换来了两枚戒指。

当然,骑士可能不愿意重複热火的老路。尤其是James,在热火期间已经让大家知道他并不愿意出现在4号位,虽然在他打4号位时,热火摧枯拉朽,数据耀眼。这到现在仍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争议点,这会影响教练和明星球员的和谐共处。

Spoelstra教练明白James对于这点很敏感,所以他开始使用“无位置区分”这个词语,因此记者也就不会经常把James报道成一个大前锋。

Love受伤:骑士被迫改变,检验冠军成色

JamesJones也许会发现在第二轮对阵公牛的比赛中,他的三分球对于球队会更加重要。

无论James现在是小前锋还是大前锋,Blatt都需要找到最能发挥James天赋的组合,这样才能和兼具高度与阵容厚度的公牛队竞争。在饱受伤病困扰几个赛季之后,公牛队不会有一丝怜悯。

如果Blatt不能排出Mozgov-Love-James-JR-Irving这个球队使用了418分钟并且净胜204分的组合,他需要马上找出另一个方案。如果JR可以上场,Love不行,他可能会排出Mozgov-Thompson-James-JR-Irving的阵容,但这个组合在75分钟里净负7分。又也许,Blatt既不能用Love,也不能用JR,他可能需要尝试一个仅仅打了13分钟的组合:Irving-Shumpert-James-Thompson-Mozgov,甚至是只磨合了9分钟的Irving-Shumpert-Jones-James-Mozgov阵容。

那将是一个不熟悉而且非常规的阵容。但是讲实话,几乎没有一个总冠军争夺者会顺风顺水的拿到戒指,因此骑士队没有藉口,没有理由。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证明自己:我们配得上总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