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地相等140足球场‧稀土厂近完工

发布于 2020-06-17   301人围观


佔地相等140足球场‧稀土厂近完工(彭亨.关丹18日讯)日本福岛核辐射引起世纪惊慌,它如同一记警钟,敲醒大马民众对关丹格宾工业区建设全球最大稀土厂的关切。官方虽然大力保证稀土厂的安全,但民间却十分焦躁,不惜展开全民签名抗议,力阻稀土厂的建设和运作。《明查》特工队于4月初踏上火线,闯入关丹格宾工业区的澳洲矿业巨头Lynas莱纳稀土厂,为读者带来第一手资料。当民间反对声音一波比一波激烈之际,稀土厂建筑工程从未停歇下来。其硬体建设已晋入最后阶段,民间要在此刻喊停,投资者势必面对极大经济耗损,这也加深民间的抗争难度。一场“反关丹稀土厂”的抗争已掀起战幔……预定在今年9月投入试炼和运作,注资13亿令吉的莱纳稀土提炼厂的建设工程,如今接近竣工。根据实地查探发现,占地超过100公顷的稀土提炼厂已完全筑起围篱,列为私家重地,严禁外人进入。一望无际的厂地,已建满密集的厂房和堆叠着各种设备器材。工业车辆和重型罗里川流不息,繁忙的情况令人误以为工厂已经启用和投入操作。《明查》特工队是在本月6日(週三)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开车抵达格宾工业区。抵步后,居民以工厂负责人认得他为由,拒绝跟记者继续前进,着记者自行往莱纳稀土提炼厂。记者闯重地探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查》记者于是大胆闯入这近时成为热门新闻主角的工业重地。现场观察发现,从格宾化学工业区主要进口到莱纳稀土提炼厂房约8公里,而稀土提炼厂的进口就坐落在德国巴斯夫集团(Basf)与国油合资化学厂(巴斯夫国油化学私人有限公司)隔壁。一旦进入格宾工业区后,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引路的告示牌。在莱纳稀土厂进口处设有一座小型货柜做成的临时保安室和铁栏杆,并有2名头戴护脸罩及身穿工人服的保安员驻守,不过,他们对川行入内的车辆和罗里检查并不是太严格,仅看一看来车即予放行。记者离远观察了一下情况,看清形势后,即扮成识途老马般紧紧尾随一辆重型罗里驶过检查站,庆幸没有受到怀疑,得以长驱直入。採访车一进入厂区,马上可以感受到莱纳稀土提炼厂的内部工程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数十辆重型罗里在诺大的厂区範围内川流不息,来来往往辗过黄泥路,掀起飞沙走石、沙尘滚滚。一路上见到的工作人员皆穿长袖长裤,把身体包得密密实实,应是为了避免滚滚沙尘入侵和减低烈日炙晒的防护措施。3进口保安森严《明查》特工队的车子进入工厂範围后,车子一路慢驶,以便摄记拍下沿途所见。当车子沿着两旁仍是沼泽地和树林再驶入约1公里,终来到提炼厂的核心所在,雄伟且几近完工的厂房矗立眼前。有别之前所见,厂房週遭的地面不再是黄泥,而是舖满了碎石,所以沙尘滚滚的情况并不严重。不过,这里的保安则比入口处严密许多,想要进入厂房,得先通过3个间隔距离约100公呎的进出口,每个进出口都有身穿制服的保安驻守,所有欲通过进出口的车辆,都会被截停接受检查,出示通行证方可通过。此时,我们一路慢驶又不停拍照的举止被发现了。一辆四轮驱动车突然出现,尾随本报车后,车内其中一名保安员隔着车镜比手势,示意记者把车子开往边上停下。四轮驱动车上的保安人员下车查问我们的来历,并指我们已经闯入私人工业重地。幸好在记者佯称为好奇民众搪塞一番后,仅遭告诫即被驱逐离开,摄影机内照片得保,让厂内乾坤得以公开。稀土厂民宅仅隔一条路占地3480公顷的格宾化学工业区与邻近民宅只是相隔一条马路,工业区发放浓烟和废料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早已困扰着当地居民,他们无奈哑忍了多年,但莱纳稀土提炼厂的设立,却似骆驼背后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们决定不再沈默下去,并组织起来试图力挽狂澜,呛声反对建稀土提炼厂计划,拒绝让家园沦为辐射废料囤存所在。格宾工业区一带的甘榜和住宅区包括巴洛、双溪乌拉、甘榜遮拉丁、甘榜雅姆、甘榜遮聂、甘榜加浪等,逾有约5万人口。巴洛柏栏岭(Balok Perdana)居民协会主席阿达苏拉拉姆(45岁,会计师)受访时指出,他的住家最靠近稀土提炼厂,距离只有2.85公里,他们一家人为此感到担心。政府无法说服人民他说,大马原子能执照局提供的汇报会结果是,政府一方承诺稀土提炼厂可安全操作,居民这一方则认为红坭山事件会重演,这显示政府无法说服人民。他认为,当年的红坭山兴建稀土提炼厂时,人们获知的资讯并不全面,才会相信提炼厂会带来良好的经济发展,但是,现在的人会从网上、报导等各管道寻找资料和证明,没有以那幺容易被误导了。“我们只是单纯的甘榜人,我们只想知道为甚幺选择格宾(建稀土提炼厂)?这幺简单的问题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声称,工业区造成的环境污染到处可见,而且无法受到控制,试问大马政府又如何控制含辐射成份废料的泄漏呢?他说,他和妻子育有5名6至17岁的儿女,他们不希望“计时爆弹”陪在身边过日子。来自巴洛马末花园的居民纳斯隆(46岁,商人)受访时指出,当地经常逢雨成灾,而且问题长年不获解决,所以,他们才担心稀土提炼厂的废料会因为水灾而造成泄漏和污染。“我们没有信心,因为我们曾经向环境局投诉,说河水被工业区排出的废料污染,但是官员来到却说情况受到控制,而且也没有严厉执法,如果发生辐射泄漏的问题,我们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他们仍对莱纳公司为何不在原产地澳洲建稀土提炼厂,而要大费周章把稀土载到大马感到不解,“为何他们不把废料载回澳洲,反正他们也是空船回去的?”他认为,莱纳公司不愿意把废料载回原产地,这显示对方根本没有意愿对问题负上责任。居民拉曼雅也(35岁,科技工艺人员)声称,河水和空气污染可以看到、嗅到,但是,辐射泄漏是无色无形无味的,这就是人们最怕的事。争取支持签名运动扩展海外为获得更多的支持,严世鸿指出,他们已向居住在外州的亲友反映稀土提炼厂的课题,进一步把签名运动扩展至全国各地。而工委会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到全国各地收集民意,包括寻找“婴儿”的支持。“在这个时刻,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婴儿或小孩)抗议的权利,因为这项行动也是为了他们而设。”严多次强调,“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的行动,其中目的是为了保护后代。询及小孩是否知道大人在干甚幺的问题,他肯定地点头。他说:“我曾经问我的孩子,你要不要未来的新朋友出世时就没有手脚?他说不要,也不喜欢,我问为甚幺,他说会跌倒。”他在3月31日到国会提呈备忘录时,2名14和11岁的孩子也跟随,他强调,此举是要让孩子明白他们(委员会)的行动和目的,教育孩子做判断。分享打架鱼经验教小孩爱大自然抛开反对稀土厂的严肃课题,作为幼儿园教师的严世鸿自动和记者分享在幼儿园里教育孩子的经验,提到与小朋友的互动,他脸上即时展露出笑容。他分享孩子饲养“打架鱼”的经验说,孩子可以从中观察到“打架鱼”的成长、“鱼爸爸”如何保护小鱼们等过程,较文静的孩子这时候就会主动发出问题。“为提高一些文静孩子说话的勇气,我允许他们把‘打架鱼’带回家,条件是要把家里的瓶子带来,他们必须告诉父母这一切。”他笑说,有的孩子真的把瓶子带来了,有的则没有,不过,没有带瓶子来的孩子向他坦承父母拒绝养鱼的原因,他最后才和家长沟通,让孩子把鱼带回家。他说,他告诉孩子最好的鱼粮就是来自大自然(蚊虫),不过要确保没有被蚊油喷过或中毒的。他也教导孩子们栽种和其他认识自然环境的活动。採访手记──美景前感受居民隐忧关丹是个沿海的市镇,邻近最有名的是Teluk Cempedak,一个面向南中国海的美丽海滩。“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主席严世鸿约了我们到这里做访问。第一次在海风吹拂下採访,倾听严世鸿说出捍卫家园的心声。他的心情就像汹涌澎湃的海浪,不过,每提到家人和幼稚园里的生活时,他就会望向对面座正在做功课的幼子和陪读妻子,脸上流露柔情。访问结束后,严一家三口携手步向沙滩。此刻,也见一家大小、情侣和旅客,三三两两在沙滩漫步、嬉戏,享受黄昏的余晖。听了严的一席话,此时此刻置身此地,我深切感受到关丹居民的隐忧。有谁不担心如此美景他日会因为一座稀土提炼厂的设立而毁于一旦。反对声浪一面倒格宾建稀土提炼厂的课题爆发后,关丹居民反对声浪一面倒,也有人认为关丹人杞人忧天,甚至为了反对而反对,罔顾国家的经济发展。当中的“是非真假”只有亲身走入人群才能体会箇中因由。从吉隆坡到关丹的数天,我出席3场由彭亨经济发展局与大马原子能执照局提供的汇报会,看见几乎所有发言的居民都是“有备而来”,他们手握充份的数据资料,发问时言之有物,每场汇报会坐无虚席。村民真的是杞人忧天吗?我相信关丹人绝对不是蛮横无礼的。居民建议,澳洲公司把提炼稀土遗下含辐射的废料运返原产地,避免他国的“垃圾”留在大马,借此找到双赢方案。这个要求不合理吗?【稀土课题演进表】● ,《纽约时报》刊登一则标题为“在稀土上冒险”的报导后,这项原本被视为是地方新闻的课题,顿时成为全球焦点。● ,一群关心市民举办反稀土计划讲座会后,选出12名志愿人士组成名为“拯救马来西亚”的反稀土运动委员会。● ,“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在主席严世鸿率领下,召集约200人从关丹往国会和平请愿,以及提呈备忘录给首相。● ,彭亨州发展机构主办8场稀土说明会,邀请马来西亚核子机构和原子能执照局专家讲解及解答公众疑问。由于民众在首两场说明会的反应热烈,场面难以控制,说明会在第三场临时腰斩。●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表示,州政府将另外邀请来自独立机构的专家主讲稀土说明会,取代州发展机构所主办的说明会。格宾工业区简介格宾化学工业区是在工业地产发展指定计划(1996-2005)下设立,占地8600公顷,距离关丹市和关丹港口分别是25公里和5公里。格宾化学工业区也是世界水準的化学与石化工业区,区内设有优良基本设施和设备提供化学与石化的需求设备,吸引了海内外投资厂商注资。除了邻近关丹港口,工业区也链接通往吉隆坡和其他地区的东海岸,符合成本效益,也方便货物与原料运输的转运和衔接至国际频道。澳洲莱纳L ynas集团在格宾工业区投资13亿令吉建设稀土提炼厂,佔地101.25公顷,预料每年营运成本为3亿令吉,一年为大马挣取8亿880万令吉外汇,是东海岸走廊单一最大宗的投资计划,预计2011年9月完工。【相关系列:稀土与红泥】/报导:包素菡‧2011.04.18